您好,請選擇問題分類進行咨詢。
聯系電話
010-64938082
首頁 > 千秋書院 > 歷史長廊
瀏覽:581次發布時間 : 2021-07-15萬安公墓,歲月深處的舊事


本文作者

作者簡介:

仇榮亞,1948年生于山西省洪洞縣, 自幼北京長大。1968年赴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九團。次年入伍當兵。1975年復員回京,先后在北京量具刃具廠和北京通用機械公司擔任團委書記。1983年調入機械工業部機床局,之后被派往機械工業部機修總站,先后任工會主席、黨委書記。1989年進入中國經濟新聞報社任產品促銷中心主任,后轉中國記者協會機關報中華新聞報任記者編輯,2008年退休。


風光綺麗的萬安公墓,位于香山余脈萬安山弘教寺古剎(已毀)的正對面。這座始建于民國十九年(1930)蜚聲海內內外的陵園,是北京歷史上最早的—座現代公墓,原名為“龜蛇匯”。


史載,這里常會有金紋丹龜和小花白蛇出沒。它們性情溫和靈訓,十分惹人喜愛。清乾隆帝得知后,認為此乃“祥瑞之兆”,便將這塊風水福地圈為了京師皇家禁地。隨著時代的變遷和生態環境的變惡,那些“小精靈”早已沒了蹤影,留下來的只有乾隆年間的一塊巨大基石,上面刻了“萬佑平安”四個大字。



萬安公墓奠基石


占地面積為8.6萬平方米的萬安公墓,整體布局猶如一只昂首的長壽大龜,寓意“萬世平安”。龐大的墓園中,一排排密集的墓地碑林按照“金、木、水、火、土”五行方位學的理念,順序排例加以區分。我的父母雙親即長眠于此。



記得最早去萬安公墓是1957年少先隊過隊日掃墓。


那時的陵園罕見人跡,十分冷清。莊嚴肅穆的公墓中透出些許深遂的神秘,尤其是那份幽靜和安謐,讓人感覺身心上有一種說不出的超脫。


第二次到公墓是1968年,公墓已被“紅衛兵”破壞得不成樣子,樹木多被砍伐,建筑物遭毀壞。數千米的“虎皮”圍墻多處被拆除或坍塌。墓園中絕大多數的墓地,不是石碑上的文字和燒瓷相片被摳去,便是墓碑被推倒或砸爛。許多殘碑斷壁湮沒在齊腰深的荒草叢中,碎碑亂石遍地可見,一片破敗凄涼之景?!拔母铩笔且粓鰜児盼从械慕匐y,它在不經意間撕揭開了人性中“惡”的一面。如同打翻了神話中的“潘多拉魔盒”,瘋狂、野蠻、邪惡、兇殘……一股腦地沖了出來,而且從此再也難彈壓。那時就連建國后早已絕跡的盜墓賊又重現江湖,多次竄到公墓“尋珍掘寶”。上百座的墓被刨開,情景慘不忍睹。



如今再到萬安公墓,映入眼簾的是滿園的青松翠柏、花繁葉茂和鳥語花香。一座如詩如畫現代人文生態的陵園展現在面前。


解放前的萬安公墓,民間就曾有云:“腳踏青川背靠山,不是顯貴就是達官”。而如今,早己面向大眾。有眾多名人長眠于此,比如李大釗、路友于、鄧文輝、王以哲、高崗、羅章龍、蘇靜、陳同生、韓鈞、郭春濤、任銳、華明之、沈安娜、董竹君、馬占山、段祺瑞、韓復榘、何思源、于樹德、胡惟德、柏文蔚、嚴醉、董海川、郭林、容國團、陶—清、姜椿芳、王力,啟功、季羨林、朱自清、戴望舒、曹禺、蕭軍、陳白塵、李默然、黃宗江、張西曼、翁文瀕、蕭成基、高小霞、施金墨、陳萬千、董行佶等。


有人統計過,萬安公墓是安葬近代和現代社會名人最多的公墓。長眠于此的他們,鑄成了—道亮靚的文化風景線。 


私人出資創辦墓園


1930年,獨具商業眼光的蔣彬侯和王榮光合資創辦了萬安公墓。


蔣彬侯是浙江人,曾任北洋政府交通部司長?;蛟S“為官真的不宜經商”,或許還有些別的原因,蔣彬侯在10年后撤出了全部股金,這倒成就了王榮光父子獨資經營公墓的一段佳話。


王榮光,江蘇人,民國初年頂尖級別的建筑大師,曾任“恒生營造廠”經理。他自幼家境貧寒,15歲便到英國建筑師金斯密在上海開辦的事務所做學徒受到糸統的培訓。聰明好學的王榮光不但很快掌握了整套房屋設計和建造的技能,而且在建筑工地第一線打拼20多年,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


他成功地營建了由他任總承包的第二代“六國飯店”,這使他名聲大噪,獲利頗豐。王榮光一生設計和建造過許多建筑,但現多已無存。唯有他親手設計和營建的萬安公墓還留存于世,這座精美的公墓建筑,當是這位建筑大家生命里最后的一座豐碑。


王榮光充分利用公墓所在地得天獨厚的優美自然環境,同時把碑林中的每個墓冢碑碣、樹木花草和典雅的建筑物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打造了一道特殊的人文景觀,多方位地有機結合,渾然一體,相得益彰,令公墓的設計幾乎達到完美。


王榮光(1876-1937)


遺憾的是工程未完工,王榮光便于1937年猝然病逝。之后,由他的長子王明德接手。


畢業于北京郁文大學預科,專攻建筑學的王明德十分精明,他堅持“以穴養穴”、以“新”養“舊”的經營理念,十分成功的管理經營了萬安公墓,開啟了北京公墓現代化管理的先河。


王明德家住在城里,卻很少回去,吃住都在萬安。那時生活條件很差,沒有自來水,不通電(1981年才通的電和水),王明德經營公墓20多年,是喝著井水,伴著幽暗的煤油燈走過來的。


王明德為人厚道、仁義,凡見陵園中有墓地損壞,都會主動加以修繕,而且自掏腰包,不取一文錢。每到晚上他都會開車巡夜。他常手舉火把,肩背把獵槍,遇有偷伐樹木或盜墓的,僅開槍示警,從不傷人。

王明德把經營公墓當作自己畢生的事業和理想。他設計建造的墓地不但得到業內人士的認可,客戶也甚為滿意,到現在仍是公墓品牌產品。


1960年,萬安公墓由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接管。因為財務問題,王明德被判入牢4年,出獄后,因沒有工作和收入,生活一度窘迫。不久趕上“文化大革命”,在政治上又受到沖擊。當他看到已經面目皆非的萬安公墓,看到一生的心血被毀于一旦,痛心疾首,淚流滿面。


王明德沒有等到萬安公墓的“重振雄風”,于1970年與世長辭,時年才59歲。王明德墓前銘刻的對聯"君樹萬安干碑業,只攜清白兩袖風”,正是對這位公墓奠基人—生最好的評價。


王明德與其父王榮光都安葬在萬安公墓。王榮光的墓地機緣巧合的位于李大釗烈士陵園大門前的左側,如同衛士,守衛著萬安公墓。


人們應該永遠記住這三個名字:蔣彬侯、王榮光和王明德,記住他們創辦萬安公墓的慈善大舉,記住他們艱難中為后人堅守了—塊身后憩息的凈土。 


墓園里的璀璨明珠


萬安公墓最為出名的,當屬李大釗烈士陵園。李大釗陵園為方形的庭院式建筑,由一色青磚砌成的院墻四周被松柏、翠竹環繞,肅穆且幽靜。庭院中一尊漢白玉的李大釗烈士全身雕像,昂首矗立在李大釗及夫人的墳前。一塊黛青色花崗巖紀念碑樹在墓地后面,碑的正面刻有領袖題詞:“共產主義運動的先驅,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李大釗烈士永垂不朽”,背面是中共中央為烈士撰寫的碑文。


李大釗陵園


1926年,李大釗因領導反對段褀瑞北洋政府鎮壓學生運動遭到追捕和通緝。段祺瑞死后也埋在了萬安公墓,兩片’落葉'不約而同地飄落在同一處土地。


1927年,李大釗被奉糸軍閥以“通俄叛國罪”逮捕入獄,就義時年僅38歲。李大釗犧性后,因家中貧困無力安葬,“靈柩”在宣武門外—個舊寺廟放置了6年之久。


1933 年,北大師生和李大釗生前好友自發組織社會募捐,為烈士公葬。中共地下黨得知后,決定在葬禮同時舉行游行。4月23日,送葬的七百多人,胸佩白花,肅立在烈士靈柩前。大家高唱《國際歌》,悲壯的歌聲震撼著每個人的心。人們抬著烈士的遺像,打著30多幅挽聯向萬安公墓行進,最前面的橫幅特別醒目:“李大釗精神不死”。


道路的兩邊,有人散發傳單,隨著送殯隊伍的前進,參加進來的人越來越多,有學生、工人、士兵和市民。許多大學、中學的師生攔隊進行路祭。悲壯的場景令廣大市民和圍觀者動容。
萬安公墓的“老東家”王榮光崇尚光明,欽佩李大釗的人品,不但為烈士捐款(李的夫人去世時再次捐款),而且把烈士墓地安排在“賓客”的位置。為了保護烈士,他還頗費心思地把墓地制作的看上去極為普通但又很得體。


現在,位于烈士陵園西側的李大釗和夫人趙紉蘭的舊墓,依然保存完好,供后人瞻仰及祭拜。

每次來到李大釗烈士陵園,心情總難以平靜。 


高崗墓地留下無字碑


1954年的一個夏日,幾位腰里挎著手槍的解放軍干部來到萬安公墓。他們找到墓地接待人員讓盡快找一塊不好不壞的墓地,并告知:埋什么人不要打聽,此事絕對保密。管理員向經理匯報后,一向謹慎行事的王明德經理感到事關重大,心中不由緊張,連墓地價格都未敢提及,便在公墓中間地段選了一個地塊。


幾天后,有一輛蘇式大卡車運來一口散著濃濃柏木香氣的上好“六塊頭”棺材(由六整塊壽板制成),隨車的八、九個人神態嚴肅,沉默不語。沒有一個人佩戴白花或帶黑紗,只有一位中年婦女在棺木邊哭了老半天。隨后棺柩被放入墓穴迅速安葬。沒有追悼會,更沒有哀樂與花圈,一切都是在靜悄悄中進行。此人如此匆匆下葬,讓王明德感到奇怪,這種情景他還從未遇到過。直到后來,他才驚奇地知道,這里埋的是大名鼎鼎的國家副主席高崗。


在中共黨史上,高崗可謂是特殊的政治人物。凡是在延安工作過的人都知道他是毛主席的愛將。44歲獨攬東北黨、政、軍大權。新中國成立后又出任新中國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和軍委副主席,并兼任國家計委主席。

許多人熟知“刀下留人”的故事。1935年,劉志丹、高崗、習仲勛等一批陜北干部受到迫害,在“肅反”中被逮捕關押,險些丟了生命,據說埋人的坑都挖好了。是長征剛到陜北的毛澤東及時下令放人,這批干部才得以獲救。從此高崗對毛主席感恩戴德。


熟悉高崗的人講:高崗身材高大,總是戴著—副寬邊眼鏡,性格直爽,也很隨便,與警衛打撲克時,臉上貼紙條和鉆桌子是常有的事。


在東北,一次他看一幫戰士打籃球,不知為什么兩撥隊員打了起來,高崗上前勸架,結果連他也一塊兒被打得鼻青臉腫。事后打他的人被捆來請罪,高崗說“連我都敢打的人,打敵人一定也厲害,快放了吧”。高崗此人,可謂不凡。


讓人感嘆的是,進京不到兩年的時間,高崗便卷入了一場黨內政治斗爭的漩渦,過早地謝幕于中國政治舞臺。

1954年,49歲的高崗服過量安眠藥自殺。他死后沒能進入八寶山革命公墓,沒能和他曾經一起戰斗、生死與共的已故戰友們葬在一起,而是孤獨地被安葬在香山邊的萬安公墓中,他的墓碑正反面都沒有字,是一塊地道的“無字碑”。即便如此,“文革”中也沒能逃脫紅衛兵的劫難,墓碑被砸成了兩截。


多年后,中央平凡冤假錯案,對“高、饒”事件維持了歷史原判,只是不再提路線斗爭?;蛟S因為這是為數不多沒有平反的案件,也或許因為高崗遺孀李力群和兒子被邀出現在習仲勛百年誕辰紀念會上,故而受到人們的倍加關注。聽說年近百歲高齡的李力群老人—直為丈夫高崗的平反而奔走呼號。


這些年,人們驚奇的發現:巨幅油畫《開國大典》中早被抹去的高崗又重新出現,《高崗傳》正式出版發行。民間研究高崗的學術活動也頗為活躍。聽萬安公墓的工人講:前來祭掃的人不知不覺多了起來,許多人來自東北和陜西高崗的家鄉。


2006年,高崗的墓地已然被修整一新,“無字碑”正面的漢白玉石貼面上鐫刻著:高崗  1905年——1954年 的字樣,背面依然無字。



民國奇女董竹君


有人講跌宕起伏的民國同時也是幅"香艷"的歷史畫卷。沒有哪個時期和朝代會像民國一樣,匯聚和云集了那么多美女和才女,書寫著屬于那個特殊年代的傳奇。民國美女董竹君便是其中杰出的一位。



年輕時的董竹君


董竹君的墓地恰好在萬安公墓南北通道的路邊上,一座淺棕色的花崗巖墓碑正面刻著:董竹君1900 —1997,碑上端嵌有董竹君端莊、靚麗的人頭肖像。


董竹君出生在上海一個十分貧窮的家庭。家里為了生計,13歲便被抵押賣到“青樓”賣唱。15歲時,出落成貌美如花的董竹君,結識并愛上了心目中的英雄—辛亥革命志士,四川省副都督夏之時。身材高大,英俊瀟灑的夏之時也深深愛上了美艷絕倫,超凡脫俗的董竹君。


董拒絕夏之時為自己贖身,而是拋棄所有值錢的珠寶和首飾,只身逃出“虎口”與夏之時結為伉儷。演繹了一場“美女慕英雄,英雄愛美女的千古愛情傳奇”。多少年里,這段神奇的曠世美好姻緣都是人們羨慕和有興趣談論的話題。


遺憾的是,這對生死戀人并沒能走到婚姻的盡頭。也許夏之時太過愛董竹君,以至許多做法近乎荒唐,使人無法理解和接受﹔也許倆個人都想按自己的意愿改變對方,而又不能成行﹔更或許董竹君再也無法忍受封建家庭和夫權思想的壓迫,倆人終于分道揚鑣,讓許多祝福他們的人感到非常的遺憾和惋嘆。


夏之時解放初被當地民眾錯殺,平反后被安葬在成都磨盤山公墓。離婚后的董竹君從此再未嫁人,而是在孤獨中走完了自己的世紀人生。董竹君直到去世,床頭前都一直擺放著夏之時的照片。


美麗非凡女人的心思往往難以猜度,董竹君是感恩那個改變了自己一生的男人,還是念懷那段甜蜜的風花雪月,或者在內心深處還愛著這個男人,我們現在都已無從知曉了。


有著“中國阿信“之稱的董竹君以自己無比的聰慧和百折不撓的堅韌,歷經艱難險阻,辦工廠,開餐館、茶室……終于創建了名享中外的錦江飯店,成為中國第一代到今天都享有盛譽的女企業家。周恩來總理舉著酒杯稱贊董竹君:“身為都督夫人,拋棄榮華,單槍匹馬,參加革命真難得”。


新中國建立后,董竹君將錦江飯店和自己的私家花園別墅全部無償地獻給了國家。


董竹君曾連任七屆全國政協委員,文革中被迫害入獄5年之久。徹底被平反后,97歲高齡的她親手撰寫出版了43萬字的自傳《我的一個世紀》。之后被拍成電視劇,漂亮女演員李媛媛成功地扮演了董竹君。據傳,在電視劇播放時段,整個上海的胡同和里弄萬人空巷,盛況空前。


1997年,一代奇女子董竹君伴著樂曲《夏天最后一朵玫瑰》走完了自己多姿多彩的一生,像朵美麗而圣潔的白云,遠遠地飄去了。而永遠留給世間的是:她的美麗,高貴和堅韌不拔的精神。



無緣丁香姑娘的雨巷詩人


李大釗陵園的左側,有座普通的“軒緣式”墓碑。碑文是文學巨匠矛盾題寫的︰“詩人戴望舒之墓”。


戴望舒,浙江杭州人,是中國著名現代詩人和翻譯家,現代象征詩歌派代表人物。戴1926年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1937年參加中國左翼作家聯盟,曾去法國、西班牙留學??谷諔馉幈l后,他前往香港主編《星島日報》副刊《星座》。此間,發表了大量謳歌抗日的詩文。


戴望舒早年就讀上海大學,學生時代就開始新詩創作。提起戴望舒,立馬會想到他的詩歌《雨巷》和那個結著愁怨的丁香一樣的姑娘。1928年《雨巷》剛剛問世便在社會上引起轟動,成為詩人傳世的名作?!队晗铩返某晒ψ尨魍嬉灰钩擅?,同時也被冠以“雨巷詩人”的美稱。詩歌《雨巷》真美的讓人心碎:


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著一個丁香一樣地結著愁怨的姑娘。

——摘自《雨巷》


戴望舒一生所寫詩不過百余首,且多為短詩,但卻能在幾度沉浮中風流傳誦數十載,魅力不減,這充分說明戴望舒的詩歌有著極高的文學價值。戴望舒一生命運坎坷,婚姻也是如此。施降年是詩人的初戀,她身材修長且勻稱,有著《雨巷》中丁香姑娘一樣的優雅氣質,非常俏美。然而這段刻骨銘心曠達8年的戀情,卻因“施”的另嫁他人和詩人憤怒打出的一巴掌而宣告結束。這讓詩人痛不欲生,甚至尋死。


此時,純清秀美的穆麗娟帶著自己特有的古典、嫻靜的風韻,走進戴望舒,成了他第一任妻子??蓢@的是,戴望舒怎么也跳不出初戀情結的陰影,這讓妻子穆麗娟十分不悅,嗜書如命的戴望舒整日忙于工作和寫作,幾乎完全無暇顧及穆麗娟。特別是詩人寫的《初戀女》歌詞“妳牽引我到一個夢中,我卻在別的夢中忘記妳?,F在我每天灌溉薔薇,卻讓幽蘭枯萎”。(幽蘭指施, 薔薇指穆)。這更讓穆麗娟大為光火,無法容忍。以后由于詩人處理一些家庭事務欠妥當,致使倆人感情徹底破裂,一樁"才子佳人"的美好姻緣分手告吹。晚年九十多歲的穆麗娟提起這段往事還仍然耿耿于懷。之后,戴望舒的第二次婚姻也是以失敗告終。


才華橫溢的戴望舒寫了不少感動女子的詩句,卻不知道如何呵護自己心愛的女人。詩人戴望舒終生沒有能走出他那幽深的雨巷,更沒能夠找到與他舉案齊眉,共度春秋的丁香姑娘。


1950年雨巷詩人戴望舒因哮喘病不幸英年早逝,終年45歲。一代"詩魂"悄然離去。但他那凄婉如訴的詩句仍在深深地打動著無數人的心弦。



筆者熱愛詩人戴望舒。每去公墓,必到詩人墓前呆上許久。有時我的腦中會突然一片空白,眼前一切變得虛幻縹緲,我仿佛看到詩人的墓地后面隱約顯現出一條綿延悠長和雨霧蒙蒙的江南古巷。遠遠望去一個擎著雨傘的窈窕女子正朝著巷子深處緩緩遠去。突然她停下了腳步,轉身回眸淡淡一笑……我看見了,她一定就是詩人用一生在找尋的那個丁香一樣的姑娘,她真的好美、好美.......


走進民國歷史塵煙


民國應是歷史上最黑暗和最混亂的時代。多如牛毛的軍閥為著自身利益,連年征戰,搞得百姓民不聊生餓殍遍地。今天重新走近他們,這些人的形象會變得鮮活起來,個性彰顯,令人尋味。

萬安公墓“水字區”,有座非常普通的漢白玉小型石碑,墓地狹小,四周也沒有石護欄。誰能想到墓的主人竟是叱詫風云的段祺瑞。


段祺瑞是一個頗受爭議的軍閥,“三.一八”慘案便是他一生永遠抹不掉的污點。但當他得知軍警開槍打死人后,即刻趕到現場,面對死者,長跪不起,并立誓終身茹素禮佛,且恪守諾言直到去世。段祺瑞的“悲情一跪”,令全國嘩然。這—跪,比西德總理勃蘭特在猶太人紀念碑前那震撼了世界的“華沙之跪”,早了整整44年。不管段祺瑞是“真心懺悔”還是“政治作秀”,都逃脫不了歷史的罪責和懲罰。


政治上的段祺瑞也許不那么可取,但在“人品”和“私德”上,卻可圈可點。段祺瑞生前無房產,死后無積蓄。他不抽煙、不喝酒、不嫖娼、不賭博、不貪污、不占錢,是人們熟知的“六不總理”。脾氣暴躁、寡言少語的段祺瑞,為人耿直、坦率,生活尤為簡樸,全年總是布衣著身,飲食也很簡單,一日三餐多是饅頭、稀飯和素菜。

他的家人和親友中,很少有做大官、發大財的。他的胞弟來京求官,被他一口回絕。一次他任用錯了人,便主動走進禁閉室把自己關了整兩天。


“九.一八”事變后,日本人多次拉攏段祺瑞“出山”,都被嚴詞拒絕。不久,段接受蔣介石的南下懇請,舉家遷往上海。到南京時,蔣介石下令少將以上的軍官全部到車站迎接。蔣介石自己也身穿上將軍服早早等候在那里。

1936年,71歲的段祺瑞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彌留之際,他親筆留下了著名的遺囑(八戒):勿因我見而輕啟政爭,勿尚空談而不顧實踐,勿興不急之物而浪用民財,勿信過激言行之說而自搖邦夲。講外交者,勿忘鞏固國防﹔司教育者,勿忘保存國粹﹔治家者,勿棄國有之禮教﹔求學者,勿騖時尚之紛華。


當時國民政府撥款十萬元,在黃山為其購置了墓地。但段的長子借口父親有遺愿回京,將段祺瑞靈柩運到北平,因找不到合意的墓地,又加上日寇占領了北平,只好將段草草葬在西郊一處。直到1964年,才在萬安公墓為段祺瑞建墓立碑。


每次來到段祺瑞的墓地,讀著由章士釗老人書寫的“八戒”,不由感慨萬千。在物欲橫流的今天,我們“為官”或者“為民”,難道不應該從這位“亂世英杰”身上,領悟和學習些什么嗎?在段祺瑞墓南面的不遠處,有座長方形墓地煞是氣派,這是韓復榘的墓。人們對韓復渠印象,往往是被相聲和笑話誤導成:粗魯蠻橫,大字不識幾個的一介魯莽武夫。其實真實的韓復渠身材高大,皮膚白皙。不但出身書香門第,而且寫的一手好字,文章寫的也不錯。是能文能武的一員儒將。主政山東八年間,大興農業和教育,禁煙戒毒,且異常痛恨貪官污吏,一經發現立即法辦。后因抗戰爆發后退出山東被蔣介石處決,但蔣介石不知是“于心不安”,還是“偽善”,曾令行刑時不許打韓的頭部。而且事后撥發10萬元作為韓的后事安排。對韓的處理,在當時確實起到了震懾動搖分子的積極作用,但對韓本人而言,不能不說是個悲劇。


老一輩革命家董必武曾說:韓復渠作戰不力,罪有應得,但絕非奸佞。其實蔣、韓之間矛盾由來已久。韓在山東擁兵自重,早使蔣如芒刺在背。尤其西安事變后韓第一個通電表示支持張學良。之后又在戰事緊要關頭,大錯特錯選擇了避戰。韓復渠死后,最初被葬在豫鄂交界處的雞公山,1954年被遷葬萬安公墓。


萬安公墓是座巨大的歷史文化寶庫。細看墓碑上的優美文字,品讀歷史與人生,往事令人唏噓,曾經叱咤風云的人物終將消逝在歲月的煙塵中,他們的故事卻將留存下來,成為歷史的—部分讓今人品讀,而歷史又總是充滿吊詭,像李大釗、段褀瑞,生前曾屬“敵我”,身后卻平靜地身處—地,一起聽風聽雨……相信不止于李段,生前很多名人間定有著各種各樣人生的交集,最后仍然能帶著他們之間的往事遇到一起。
關于千秋業 | 網站聲明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2007 - 2012版權所有 ? 北京千秋業教育顧問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安立路68號(陽光廣場)B2座16層1602室 郵編:100101
聯系電話:8610-64938082 傳真:010-64938079 E-mail:qecbgs@163.com